日忆祖父

作者:牡丹区实验小学 张晓璐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1日

年中秋,是团圆的日子。而于我,中秋之时却总有不可提及的遗憾和伤痛。每年中秋,月圆之时,总会在午夜梦回想起那个人,思念便如开闸的水,一发难收。而那个人,却再也不会回来了――那个疼爱我十几年的,我的爷爷。

记忆中的那个老人,似乎一直是瘦瘦的,小小的,沉默寡言却爱我们每个人爱的最深最沉。直到今日,时隔十年之久再想起,他那慈祥的笑脸,和蔼的话语,依然清晰浮现,仿佛触手可及,却再也无法回头。

我自幼跟随爷爷奶奶在乡下长大。虽是女孩,却一直是爷爷手心里的宝,是他时时刻刻最疼爱最牵挂的小孙女。但那时毕竟年幼,许多事情已无法记起。只依稀记得,那些年我最爱吃的草莓总会隔几日便出现在家里的餐桌上,而一大早就趟着露水采下新鲜草莓骑着三轮车奔波二十里路送草莓来的人却已在返家的路上;只是那些炎夏烈日收起耀眼的光芒后,胡同边的墙根下总有我们祖孙俩捧着饭碗蹲在那里的身影;只是每次当我赖在宽敞的院子里看天上那一轮圆月不肯回屋睡觉时,爷爷总会搬出竹床搭好蚊帐在院子里陪着我;只是那一个个隆冬,我总会舍下家中心爱的彩色电视早早赶回老家,赖在旧旧的沙发上裹着厚厚的棉被,吃着爷爷奶奶早就为我备下的一种叫做“大米花”的零食;只是记得那一年的暑假我因贪吃冰棍腹泻不止,爷爷骑着三轮车拉着我在家和卫生院之间不停穿梭,迷迷糊糊中我看见爷爷干瘦的背影坚毅如山,耳边还时时响起那焦急的呼唤:妮儿,别睡着喽。妮儿,一会就到了……

后来学业逐渐繁重,再加上青春期的叛逆,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少,甚至每年的暑假、春节也不再着急回老家赖在爷爷身边。爷爷从不抱怨,总是说:妮儿学习紧,不来不来吧,歇会儿!然后在我每次回到老家的时候说一句“俺妮儿回来啦”便拖着日渐沉重的身体走出家门,去那幼时我最爱去的街口代销点买来各种各样的瓜子,只因那是他孙女的最爱。哪怕那时我已经因为怕热量太大吃了发胖而往往只捏过一两个瓜子,他也总是乐此不疲。

那几年,原本就沉默寡言的爷爷变得愈发沉默,身体也是每况愈下,却从未将对我的关怀和疼爱减少半分。而愚笨如我,也竟从不知道,他的身体已如风中残烛,不堪一击了。现在想来,那时的我,竟是如此的任性顽劣不懂事,如果能早一点发现意识到的错误,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遗憾了……

去上大学那年,爷爷已缠绵病榻许久了。而那时懵懂的我,却对死亡一事毫无察觉。爸爸送我去上大学时,我只庆幸于自己终将脱离父母的牵绊,从此天高海阔,乐得自在,却没有看到父母眉间隐隐的忧伤和悲痛。抑或是看到了也不曾在意…… 大一那年的中秋节我在学校和同学聚餐嬉闹至深夜。期间我曾出来躲酒,那天的月亮很大很圆,我记得当时我倚在一棵树上跟一个朋友聊天,说到爷爷。那时我尚记得八月十六是他的生日,而我却不能陪在他身边。朋友说想念了就打个电话回去吧,倔强如我却摇了摇头,不想被人看穿那份思念,似乎那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心中却暗自盘算:自我有记忆以来,爷爷的生日似乎都是和中秋一道过,甚至为了赶到周末提前吃顿肉就算过了……我得努力攒钱,给他过一个像样的生日,买上大蛋糕,热热闹闹地陪他过一天……

记忆到这里是有些模糊的,那天夜里我到底有没有打那个电话,第二天爷爷生日的时候我在做什么,我竟是完全不记得了,也许是刻意地被忘记了……

国庆节假期,军训结束的我兴高采烈地背着我的军训服回家了,那是我准备带给爷爷做农活的时候穿的工作服。爸爸骑着那辆破旧的二手电车到汽车站来接我,递过一件黑色外套给我。我接过来穿上,才发现我们没有回家,而是直奔老家。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然而无论我怎么追问,爸爸都一声不吭,我的心如坠到了谷底一般,沉……

回到老家,等不及停好车子,我便从后座蹦下来,来不及同门前的妈妈和姑姑打声招呼,我匆匆走进家门,堂屋里床上空空荡荡,再没有爷爷那瘦小却让我倍感温暖的身影。我像发了疯一样求爸爸妈妈带我去看看爷爷,他们坐在一边垂泪,低头不语。后来是姑姑带我去了,一方新坟,静静地立在那里。我跪在坟前,泣不成声,痛不欲生。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感觉到死亡……姑姑说,爷爷是在他生日那天走的。那天家里来了很多人,是来为他过生日的。大家都想着,喜庆一点,也许能让他好起来呢!可是……

想到在他弥留之际,屋里屋外那么多人,却独独少了他最疼爱的孙女,他的心里是何等的难过,何等的寂寞?而即使是这样,他也仍舍不得责备我一句,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还惦记着跟爸爸念叨:别给孩子说,让孩子安心学习……那一刻,我深切体会到“子欲养而亲不待”是怎样的一种痛――为什么我要等?如果我能在他生日之前给他打一通电话,陪他说说话,也许……而现在,逝者已矣,只有生者带着满腔的愧和悔……

我再也吃不到爷爷亲手种下亲手摘下的草莓了,再也听不到他亲切的喊我“妮儿”了,再也不能央他带我去草坡上放羊了,再也不能跟在他身后让他给我端碗拿板凳去墙根下吃饭了……我再也看不到那个在我记忆里一直沉默着为家里每个人忙碌的背影了,甚至连他躺在那里等着我去握一握他的手说一声“爷爷我回来了”也不能了…… 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不在了……

那年冬天,我再次听到曹格的《爷爷》,忍不住泪流满面。“你牵我走弯弯的小巷,风吹过落叶的地方。你说孩子勇敢的去闯,去看世界的模样……长大的世界充满了伪装,犯错却没人原谅……我又踏上弯弯的小巷,今天陪着我的是月光。我终于懂时间的重量,你却不在我身旁……” 那些尘封的记忆如同被开启了封印,瞬间如潮水般向我涌来,那个中秋,那轮明月,竟成了我心底不能说的秘密……

转眼间,爷爷离去已经十个年头了。这十年,大家都习惯了将思念尘封在心底,不再轻易提及。而我,背负着种种愧疚和不安,亦很少再到爷爷坟前,即使去了也总不敢开口说话。那个和泥土打了一辈子交道,从来也没享过什么福的老头儿,无论何时何地都在为这世间他最疼爱的人着想!许是怕打扰了我平静的生活,十年来他竟从未入过我梦。今夜,天上没有月亮,连日的阴雨使天气变得很冷,耳边是娇儿熟睡的鼾声,眼前是苏轼那首“十年生死两茫茫”,心中一片清明。几天前我竟梦到了他一次,很短很短模模糊糊,我想,我是该去看看他的……

今年中秋,在和家人欢聚之后,我带着宝贝远远的站在爷爷坟前,告诉宝贝:那里面躺着的是妈妈的爷爷,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妈妈的人。老爷爷没能看到妈妈嫁人,生宝宝,对妈妈肯定放心不下。你告诉老爷爷,我们都很好!宝贝还发不好“老”这个音,但还是很努力的大声喊了几声“爷爷”,我懂他的意思,我想爷爷也懂――我们都好,请您放心!

渔家傲 秋日忆祖父

夜夜悲风衰草黄,衾薄帐冷秋雨长,虚室空院盈清霜。展眼望,树头花落遮轩窗。    十年生死两茫茫,坟草离离伤断肠,沉思往事立斜阳。泪千行,当时只道是寻常!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上一篇:朗诵:又是一年清明时[ 04-05 ]

下一篇:心底山林[ 10-24 ]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14-2020 菏泽市牡丹实验小学
地址:菏泽市牡丹区中和路636号 联系电话:0530-7380299
鲁ICP备15017692号-1 技术支持:动易网络